您的位置:主页 > 学习感悟 > > 正文

诞生四年,纳什空间凭啥成为国内规模最大的共享办公企业?

信息来源:商务新闻 文章作者:商务交流网 发布日期: 2018-04-17

文/王骐骥

  2013年7月,汇石投资的两位合伙人张剑和陈亮在经历了数轮头脑风暴后,终于决定启动新的创业计划,为此他们给新公司取了一个有学术含金量的名字——“纳什空间”,取义于纳什均衡理论。

  在过去的一年中,“跨界”这个词成为年度热点词汇,几乎所有的行业都在宣称要跨界拥抱互联网,房地产也不例外。张剑和陈亮都毕业于清华大学土木工程专业,也曾是伟业我爱我家的同事,更是在房地产行业深耕多年的兄弟,很早之前就想把房地产和互联网放在一起,再做一番事业。

  “我们那个时候的想法非常简单,那就是利用互联网服务更多业主和企业,将物业从很多散的业主手中收回来,然后经过改装之后再租给有需求的创业企业,我们从中收取服务费。”张剑回忆说。当然,2013年的张剑与陈亮脑海中并没有“联合办公”的概念,他们也不知道,在大洋彼岸,有一个叫做Wework的公司如火如荼,未来的估值高达几百亿美金。

  创业寻路

  根据Forrester调查数据显示,2010年全球范围内有3.8亿移动办公人群,到2015年这一数字上升至6.5亿,在过去两年,流动办公的需求正在从个人、中小企业向大企业转变,共享办公空间在过去两年增长率高达30%。

  全球知名的联合办公品牌“Wework”正是在这一背景下应运而生,并且依靠着“租下各类办公空间,再以工位为单位分租给小型企业和创业公司”的模式席卷全球。

  与此同时,国内也掀起了一股学“Wework”模式的浪潮。据公开资料显示,国内首个具有影响力的“Wework”模式联合办公空间诞生于2014年,之后便像雨后春笋般快速生长,截至2017年,各类众创空间的数量超过4300家。

  在众多的竞争者中,SOHO潘石屹、原万科毛大庆等地产大佬尤为积极,他们把这一引进自美国的舶来品视作商业地产的救命草,开始大举挺进联合办公,以缓解他们对于商业地产的焦虑。

  就在所有人都在追捧“Wework模式”的时候,张剑和陈亮在探索中却寻觅出了另外一条道路,与“Wework工位模式”最大的不同在于,纳什空间更重视为企业提供带有联合办公配套的独立办公室。

  事实上,成立于2013年的纳什空间,比“Wework”模式传入中国还要足足早一年,这意味着他们从一开始就不可能学习“Wework模式”,而是要解决中国企业办公的实际问题。

  纳什空间创始人兼CEO张剑告诉GPLP君,刚开始的时候还没有联合办公的概念,更没有资本的进入,当时最大的动力是服务创业企业,并在这个行业中“深度创业”。

  不久之后,纳什空间将这种独立+联合的办公室起了一个响亮的名字——超级工作室,在北京、上海等大城市的核心商圈布局了近2000千多个项目。创始人们希望这一产品既能提供联合办公,又满足企业独立性需求。

  可是,要撑起这种独立+联合的模式,意味着纳什空间左手要握紧大物业,右手还得握紧小物业,这种从未有人尝试过的模式,纳什空间必须进行颠覆式创新。

  张剑介绍道,在纳什空间,既要找到几千到上万平米的大型物业场地,同时还寻找小到60平米,大到200平米的小物业场地,大的空间会改造成联合办公区,小的空间则装修成超级工作室。

  与Wework模式相比,纳什空间的发展模式似乎更加困难。因为Wework模式只需要整租大物业,搞定几个大业主就可以成就一笔巨大的生意,而纳什空间不止要与大业主建立良好的关系,同时还要与成千上万的小业主沟通,获取他们的信任,将他们的房子进行改造,同时还承担着他们资产增值的任务。

通知公告更多>>
新闻报道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