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经贸资讯 >

两极化口碑引发“好电影规范”之争

2018-07-18 21:47:01

两极化口碑引发“好电影规范”之争

我觉得,从艺术的角度来评价一部电影的好坏,最主要的一点,就是这部电影有没有打上导演团体的烙印,这部电影有没有提供以前此类电影没有出现过的审美类型和艺术方式。比如,以前观众心目中的武打片类型都是徐克、袁战争、成龙等香港电影人拍摄的类型,但侯孝贤导演拍了一部《聂隐娘》,武打的方式和故事的讲述上完全推翻了观众对武打片类型的认知,这在艺术上就是一种创新。侯孝贤导演仰仗《聂隐娘》取得戛纳国际电影节最佳导演奖,就充沛说明了这一点。《邪不压正》在剧情的讲述上,也没有依照严厉的复仇片的路数来,这打破了普通观众的心思预期,形成了一定水平的观影阻碍,但在艺术上,却是加分的。

姜文导演4年磨一剑,“民国三部曲”最后一部《邪不压正》如期上映,但观众口碑却出现两极化,在豆瓣上,它的评分高达7.2分,关于别的导演来说,这曾经算是很高的分数了,但关于姜文来说,他的《阳光绚烂的日子》和《让子弹飞》拿到的分数可是8.8和8.7分。

我自己赞同周黎明导演的评价:“《邪不压正》是一部飞着的影片。喜欢和不喜欢该片,主要都是这缘由。喜欢者看到了飞扬,不喜欢者看到了不着地。”由于关于《邪不压正》这部电影,从画面、摄影、美术设计、布景、人物扮演、音乐、剧情等元历来看,独一可以让观众挑刺的就只要剧情了,《邪不压正》的故事并不复杂,但这么复杂的剧情姜文导演并没有依照类型片的方式来讲述,而是在其中糅进了很多他团体关于历史和兽性的思索,这些隐藏在情节中的点关于专业的影评人来说,是加分的,但关于普通观众,有些看起来就显得有点“故弄玄虚”。

依照罕见的类型片讲述方式,《邪不压正》应该紧紧扣住彭于晏饰演的李自然复仇这条主线来展开,这位可以规避眼前射过去子弹的年轻人,在片中最大的阻碍是心中恐惧,但影片在前半局部简直没有表现李自然内心的恐惧局部,更多时分,他是带着愁容在屋顶上飞奔,就像一个牵肠挂肚的少年。这是姜文导演在应战观众的心思等候,他用了少量的篇幅来描画自己饰演的蓝青峰和廖凡饰演的仇家朱潜龙之间的心思暗斗。这在一定水平上形成了剧情的主线不突出,观众的类型片心思需求得不到满足。但这些内容,恰恰是姜文导演最想表达的观念,影片前半局部的主题是“寻父”,后半局部的主题是“复仇”和“爱情”,前者是他作为一个导演关于历史和家国关系的思索所在,让他割舍掉这些,我想也就让他失掉了拍摄这部电影的动力。

姜文眼中的北平,有一种风情万种的销魂劲儿,关于《邪不压正》的布景,除了赞誉,简直听不就任何异议的声响。就冲着在银幕上恢复的这座千年古城,观众走进电影院就曾经值回票价了。

观众关于《邪不压正》的两极化的评价,其实反映了如今中国电影面临的两难境地,作为艺术的电影,它需求打破观众的心思预期,在艺术方式和电影的讲述方式上做出探求,这势必惹起观众观影时的阻碍。而电影的商业属性,又需求导演顺应观众的心思预期,完全满足观众的心思等候。像姜文这样的导演,要让他完全向商业电影妥协,简直就是要了他的命。我觉得,客观公正地看待《邪不压正》这样统筹电影商业性和艺术性的电影,是对电影人辛劳付出的尊重,也是中国电影之福。

《邪不压正》跟《阳光绚烂的日子》比起来,一定是逊色,一个导演也不能够永远都坚持在巅峰形状,但这部影片的闪光点依然不少,就像张艺谋导演曾经说过的,一部电影看完后,观众留下的能够只是其中的几个画面,置信很多看过《邪不压正》的观众,多年以后依然会记得,在一个阳光绚烂的日子里,一个身怀绝技的年轻人,披着披风,在绵延的北平四合院的屋顶上腾跃翻腾,一股“快意恩仇”的复仇愿望在他心中熄灭,最终,他用自己的勇气诠释了“邪不压正”这句天道之语。

最新更新

随机推荐